回到主页

探索VR/AR带来的教育未来

在最近一次题为“虚拟现实、声音和电影:对讲故事和学习的影响”的校园研讨会上,麻省理工学院开放学习探索了通过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进行讲故事和学习的未来。该活动由VR/AR、电影和讲故事等领域的教师和行业专家组成,展示了这些工具的威力及其对学习的潜在影响。演讲者包括公开学习副总裁Sanjay Sarma、麻省理工学院数字媒体和人工智能教授Fox Harrell、奥斯卡奖得主Shekhar Kapur、伯克利音乐学院教授Susan Rogers、奥斯卡最佳音响设计师Mark Mangini和普林斯顿大学应用物理学教授Edgar Choueiri。

Harrell目前正在麻省理工学院开放学习公司(MIT Open Learning)进行一个新的VR/AR项目,他研究计算机科学中的计算叙事、游戏、社交媒体和相关数字媒体的新形式。他的演讲集中在回答以下问题:“虚拟现实如何影响我们的学习和参与?”他还放映了卡里姆·本·哈利法(Karim Ben Khelifa)的“敌人”的预演,这是一次开创性的虚拟现实体验,2017年12月在麻省理工学院博物馆(MIT Museum)首映。在“敌人”中,参与者体现了一个士兵化身,他与敌军士兵相遇和互动。参与者可以问他们的敌人问题,然后他们可以根据参与者自己的生活经历以及他们的实时生理反应来调整他们的反应。预期的结果是在假想中的敌人之间产生共鸣,他们的希望、梦想和噩梦比他们的偏见让他们相信的更相似。

探索VR/AR带来的教育未来

在“敌人”中,参与者化身为士兵,他与敌军士兵相遇和互动。参与者可以问他们的敌人问题,然后他们可以根据参与者自己的生活经历以及他们的实时生理反应来调整他们的反应。预期的结果是在假想中的敌人之间产生共鸣,他们的希望、梦想和噩梦比他们的偏见让他们相信的更相似。“这可能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教学工具,”哈雷尔说,并解释说,它可以用于战区和儿童兵。接下来,电影导演和制片人ShekharKapur谈到在技术资源无限的时代讲故事。卡普尔思考了为什么人们会一遍又一遍地看同一部电影。

他说:“我们不会再看一部电影,因为它很棒,而是因为我们可以反思我们自己以及我们如何改变自己,即使电影内容没有改变。”在这个意义上,卡普尔认为,故事一直是虚拟的,因为它们总是通过每个人的主观和不断变化的视角被过滤。“我们是我们告诉自己的故事,”卡普尔说,他相信科技总是支配着讲故事的方式。“如果我不学习新的讲故事技术,我就会变成一只恐龙。”卡普尔坚持认为,随着虚拟现实变得越来越普遍,由过去的技术决定的三幕叙事必须变得更加灵活、以用户为中心和开放。“我们应该被我们想要的东西所驱使。例如,我想再见到我的父亲,但他几年前就去世了。我能用技术来复述他的故事吗?我不知道。“

最后,苏珊·罗杰斯(Susan Rogers)是波士顿伯克利音乐学院(Berklee College Of Music)的音乐认知专家,也是音乐制作和工程学教授。她发言讨论了科技如何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我们的行为离现实越来越远,我们的技术越是模仿现实,”她说。罗杰斯的评估集中在现实和真相之间,考察了虚拟现实一旦变得如此接近现实而不再是虚拟的时候会发生什么。“科学家们崇拜真理-那么科学家如何才能欣赏虚拟现实呢?”她问道。“这不是现实。”

在小组讨论之后,Sarma教授邀请客人们更深入地参与当天的讨论。奥斯卡获奖的音响设计师马克·曼吉尼和普林斯顿大学工程物理学教授、大学电子推进和等离子体动力学实验室主任埃德加·乔伊里(EdgarChoueiri)领导了关于声音如何促进学习和讲故事的深入讨论。曼吉尼说,健全的设计师需要拥抱艺术和叙事在他们的工作。“如果我们生活在技术上,我们就生活在创造力的边界上,”他说。他认为,虽然技术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在3D方面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他说:“我们的祖先在火灾周围讲故事。”“今天,我们仍然坐在黑暗中,看着闪烁的光。”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上线了提供技术支持